您现在的位置台海新闻网首页>>港澳台新闻>>正文

                                            警方我們-引起了一场「什么人是记者」的论战

                                            赵忠祥灵堂曝光

                                            暴動現場訪攝學生是否記者?梁振英在社交網站繼續隔空還擊,直斥記協上述兩個標準顯然存在嚴重矛盾,「用前面的標準,每一個人都可以是記者,都可以要求進入任何記者會進行採訪。」

                                            日前手持香港記者協會記者證的女子葉家文大鬧警方例行記者會,她事後被揭並未獲任何傳媒機構委派,亦不受聘於任何傳媒機構,引起了一場「什麼人是記者」的論戰。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昨在社交網站指出,只是自稱「freelance」(自由身記者)的人也是記者,也可大模大樣到警察總部干擾記者會的進行,「那在示威暴動現場的品流複雜就可見一斑了」。但記協為了護短,竟稱判斷一個人是否記者,不單靠其證件、衣着或裝備,而是視乎其採訪是否專業,但又指自由身記者進入該會需提供工作證件及新聞作品等。梁振英直斥記協雙重標準顯然存在嚴重矛盾,反問暴動現場訪攝的學生是否也屬記者?\大公報記者 高仁

                                            謝振中表示,由今年六月至今,警察公共關係科已多次與不同傳媒組織見面,了解前線記者工作的困難以及傳媒管理層的考慮,同時亦表達警方在前線工作所遇到的挑戰。

                                            質疑申請「會員證」寬鬆梁振英指出,原來沒有傳媒機構的固定工作,只是自稱freelance,前一日才向記協續期會員證的人也是記者,也可以帶備道具,大模大樣到警察總部干擾記者會的進行,那在示威暴動現場的品流複雜就可見一斑了。

                                            梁振英揶揄說,他曾編過學生報,長時期投稿中外報刊,做過傳媒機構董事,亦做過電台電視台時事節目主持人,接受過幾千場的媒體採訪,熟悉媒體採訪手法,雖然未讀過傳理學,但知道不少記者也沒有讀過傳理學,「我很想申請一張貴會的會員證,以便在記者會上既向官員心平氣和地提問,也客氣地質問行家,以帶出事件真相,要拿一張會員證,難嗎?」他強調:「我們很想尊重記者,也很想記者尊重自己」。

                                            圖:梁振英直斥記協雙重標準存在嚴重矛盾

                                            記協回應稱,「要判斷一個人是否記者,視乎的是其在現場是否專業合宜採訪,而不單因乎其持有的證件、衣着或裝備」,但隨即又說「本會對自由身記者入會亦有明確而嚴格的審查和規定,包括要提供工作證件、近日刊登的新聞作品」雲雲。

                                            此外,記協邀請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周六齣席交流會,謝振中昨日回信給記協主席楊健興表示,周六有遊行及集會活動進行,所以未能出席。

                                            他繼續質疑:「什麼人是記者?過去幾個月,在街頭示威和暴動人群中往往發現有自稱在所讀大專院校學生報負責到場採訪拍攝的學生,他們也是記者嗎?」

                                            「電視上經常見到大批自稱記者的人一字排開站在警察和暴徒之間,香港有這麼多突發記者嗎?為什麼我們在倫敦和巴塞隆拿的示威和暴動場面中看不到這麼多記者?」梁振英在網上貼文表示,葉家文事件為此提供了答案。

                                            今日关键词:马云的福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