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台海新闻网首页>>文化新闻>>正文

                          相對緊密-「宀」与之下的「贯」有很大的距离

                          官兵护航春晚29年

                          書法家塑造字形雖然有的偏於茂密,有的偏於疏朗,但總是疏密相映而成趣。在歐陽詢的楷書中,字內空間的分佈相對比較停勻,故而工穩嚴謹。五代楊凝式結構字形時「善移部位」,如在着名的《韮花帖》中,字內空間或疏或密,趣味十足。如第四行的「實」,「宀」與之下的「貫」有很大的距離,可謂「疏處可以走馬」,而「貫」的各筆畫之間非常緊密,可謂「密處不能容針」。

                          圖:楊凝式《韮花貼》在一個字當中,一個部分和另一部分的距離越遠,則顯得越疏朗;距離越近,則顯得越密。

                          漢碑中的《郙閣頌》厚重蒼茫,點畫排疊緊密,如層巒疊嶂般攝人心魄。智永的楷書點畫之間銜接緊密,環環相扣。顏真卿的楷書點畫粗重,部分與部分之間距離很小,所以字勢顯得茂密非常。歐陽詢作品中的點畫雖然不像顏體那樣粗壯,但是他多用內擫,空間緊收,所以字勢依然顯得緊峭森嚴。與顏、歐不同,唐代褚遂良點畫極其細勁,雖然多用內擫,但依然疏朗異常。明人王寵善於開拓字內部的空間,他的行草書努力減少牽絲的連帶,讓點畫之間相互斷開從而留出空白。他的小楷常常將一些點畫寫得短小,或在一個相對封閉的空間中縮小其中的某一部件,又常常將一些點畫伸展變形,於是字形之中展現出明顯的空白,就像疏林曠野般空靈剔透。八大山人深受王寵影響,其行草書更加誇張地開拓字形內部的空間,再加上點畫棱痕全無,所以顯得靜穆而曠遠。

                          今日关键词:小海绵生日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