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台海新闻网首页>>文化新闻>>正文

                                寿阳新闻-亚述坚纳西并非天生的钢琴家:他的双手不大

                                河南3月1日后开学

                                數日前聽聞知名指揮家兼鋼琴家亞述堅納西(Vladimir Ashkenazy)退休的消息,雖不捨,卻不覺遺憾。當老一輩大師漸漸走離舞台,八十三歲的亞述堅納西無疑是他那一代藝術家中最為勤勉的一位:他時常與英國愛樂管弦樂團、阿姆斯特丹皇家音樂廳管弦樂團以及悉尼管弦樂團等合作,他為眾多鋼琴比賽擔任評審,亦以獨奏家的身份與同為鋼琴家的兒子合作舉辦雙鋼琴獨奏會。雖說耄耋之年的亞述堅納西仍精神矍鑠,時常拎着指揮棒一溜小跑登台,但最近數次傳出他因身體問題而取消音樂會的消息,的確讓樂迷擔心不小:或許,在舞台上活躍超過六十年的他,是時候回去冰島,怡然享受退休生活了。

                                亞述堅納西並非天生的鋼琴家:他的雙手不大,只能勉強跨越十度,若要演奏拉赫曼尼諾夫那樣動輒需要跨越十二甚至十三度的曲目,則需要付出比一般演奏者更多的心力。後來因為雙手病痛而轉去擔任指揮的他,因身形瘦小,亦不是我們慣常想像中在舞台上瀟灑自在的那類指揮家。不論鋼琴演奏抑或指揮,亞述堅納西的優勢均不明顯,可偏偏,他能將兩件事都做得十分出色,個中緣由,說得煽情些,應是愛與執著吧。

                                亞述堅納西時常謙卑地講起自己一無所知,「唯一擁有的只是音樂」,這讓我想起《道德經》中的「唯不爭,故無尤」。音樂世界浩瀚闊大,足以承載苦樂甜酸諸般人生滋味。如是說來,音樂相伴,與世無爭,已然十足幸福。

                                古典音樂的世界中,向來不乏極富個性的音樂家,例如喜歡坐在小板櫈上演奏巴赫的加拿大鋼琴家古爾德,低調神秘、彈琴時卻氣勢龐然的里赫特,時常彈錯音卻越錯越美的科托,還有一邊演奏莫扎特一邊仰頭閉目哼唱、表情古怪的內田光子等等,亞述堅納西與他們相比,無疑太過「正常」。在一眾奇特另類的同道之中,這位俄羅斯鋼琴家不論演奏風格抑或接人待物,都可說是按部就班、中規中矩:他六歲開始學習鋼琴,八歲考入莫斯科音樂學院,十八歲在知名鋼琴家奧柏林(Lev Oborin)指導下,參與蕭邦國際鋼琴比賽並得到亞軍(當屆季軍是中國鋼琴家傅聰),二十五歲得到柴可夫斯基國際鋼琴比賽冠軍,開啟巡演生涯,可謂順風順水。

                                當他認為自己這一生就註定在莫斯科與音樂為伴的時候,前蘇聯的政治氣氛越來越緊繃,這讓他與冰島籍妻子的愛情成為當局眼中的異類。像曾經生活在俄羅斯的不少猶太音樂家一樣,亞述堅納西不得已離開故鄉,於一九七二年改入冰島國籍,在西歐和美國演出,並在很長一段時間裏不曾回到故鄉。那次離鄉,可說是亞述堅納西一生中最為叛逆的舉動,而他曾在數年前的一次訪問中告訴我,那次難得的叛逆,改變並影響了他的一生。他開始更近距離地接觸並研究貝多芬、莫扎特和布拉姆斯等德奧作曲家的作品,同樣,他跳脫出原本的語境、以更抽離的姿態重溫拉赫曼尼諾夫和蕭斯塔高維契等蘇聯作曲家的作品。往來於進退之間,他找到了自己的風格,一種比俄羅斯學派更理性嚴謹、比德奧學派更自在揮灑的風格。每當因俗事煩擾而困頓疲憊的時候,我總會去聆聽他在一九七四年與著名荷蘭指揮家海丁克合作的貝多芬鋼琴協奏曲《皇帝》。樂句開合起落間,恢弘澎湃,宛若一劑提神醒腦良藥,驅散霧瘴與陰霾。

                                圖:鋼琴家兼指揮家亞述堅納西/作者供圖

                                今日关键词:梅西大四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