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台海新闻网首页>>综合新闻>>正文

占用偿还-银亿股份存在逾期未偿还债务42.57亿元

比利亚宣布退役

不過,截至9月3日,銀億集團、銀億控股的重整申請尚未被人民法院正式裁定受理,亦未收到法院認為存在實質性障礙的通知。

前三季度業績凈利潤預虧6.4億

25%的股份,銀億控股持有銀億股份18.55%的股份,實際控制人均為熊續強。

事實上,銀億股份一直試圖緩解公司流動性困難,賣公司成為辦法之一。上半年,銀億股份將寧波瑞欣置業82.38%股權轉讓給寧波金翔房產。轉讓的交易對價為1萬元,同時交易對方寧波金翔房產承擔標的公司債務近5.33億元。

9月16日,受兩個消息影響,銀億股份(ST銀億)股票下跌3.25%至1.49元。一是公司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中國證監會決定對包括實際控制人兼董事長熊續強在內的5位高管進行調查;另一個是其控股股東銀億控股以資抵債的關聯完成過戶,看似好消息,但實則也潛藏交易風險。

5位高管接受證監會調查9月15日,銀億股份發佈公告稱,9月12日,銀億股份實際控制人兼董事長熊續強、副董事長張明海、副董事長兼執行總裁方宇、董事兼總裁王德銀、財務總監李春兒分別收到中國證監會《調查通知書》,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中國證監會決定對公司及上述人員進行調查。

由此,業內人士分析認為,銀億股份走過了黃金時代的房地產行業,在金融及債務危機的雙重作用下,將面臨很大的挑戰。房地產企業不僅業務轉型要謹慎,有質量平穩的發展也不應該只成為口號。

今年ST銀億股份自查發現,截至4月30日,控股股東寧波(樓盤)銀億控股有限公司及其關聯方佔用非經營性資金約22.48億元。為此,ST銀億向深交所申請戴帽ST,股票簡稱由「銀億股份」變更為「ST銀億」

9月16日,銀億股份發佈公告稱,上述以資抵債的關聯交易已於9月11日完成過戶。但此事並非最終落定。

深交所關注的內容是,銀億控股及其母公司銀億集團目前提出司法重整申請,若被法院受理,根據《破產法》的規定,本次交易或構成個別清償,或存在被人民法院撤銷的風險。

由於銀億控股及其關聯方對公司的占款尚未償還完畢,9月16日晚,銀億股份再次發公告稱,銀億股份與銀億控股、如升實業和熊續強簽署《以資抵債框架協議》,即熊續強控制的如升實業擬將其持有的山西凱能股權轉讓給銀億股份,用以抵償銀億控股及其關聯方對應的占款。

2016年,銀億股份開啟了「房地產業+高端製造業」雙輪驅動的格局。但是,頻繁重組致使銀億股份陷入財務危機。在2018年年底,銀億股份發生首筆債務違約。

銀億股份在回復深交所關注函時也稱,此次「以資抵債」的交易不影響控股股東重整,如果重整申請在本次交易后一年或六個月內被受理,且相關管理人又請求人民法院撤銷交易,交易存在被追回的風險。

8月31日,銀億股份發佈的2019年前三季度業績預虧報告顯示,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約-9.6億元至-6.4億元,下降175.01%-212.51%。銀億股份分析原因,其中包括在建項目減少致本期資本化利息減少,同時因債務逾期按照合同約定計提罰息等影響,致歸母凈利潤相應減少。

起步于房地產、折戟轉型高端製造業的銀億股份,自今年以來一步步陷入危機的漩渦,戴帽ST、業績虧損、違約債務增多、大股東申請重整,如今高管接受調查。

另外,銀億股份還將參股子公司安吉盛建置業的39%股權平價轉讓給上海(樓盤)盛建置業,作價4.9億元,代價是退出湖州(樓盤)安吉天使小鎮及湖州安吉健康特色小鎮項目和合作開發。

銀億股份是一家專業房地產公司,自2004年-2018年度連續15年上榜中國房地產百強企業。2011年,銀億股份借殼成功在A股上市。

受大股東及其關聯方佔用非經營性資金等綜合影響,自去年底以來,銀億股份債務違約仍在不斷。截至8月31日,銀億股份存在逾期未償還債務42.57億元,其中逾期公司債券本金為18億元。

據悉, 自2019年以來,銀億集團、銀億控股也持續面臨流動性危機,為此,於2019年6月14日向寧波中院提交了重整申請。

銀億股份的困境也反映在2019年半年報里,今年上半年其營業收入38.61億元,同比下降23.20%;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2.19億元,同比下降132.12%。貸款償還率和利息償付率已由2018年底的100%分別降為31.82%、44.8%。

「公司治理及內部控制體系存在重大缺陷,關聯方資金占用及其可回收性存在不確定性。」在4月26日辭去公司獨立董事的餘明桂,對2018年年度報告投棄權票的原因說明中這樣表示。

據悉,銀億股份實際控制人熊續強為如升實業的實際控制人,如升實業持有銀億控股

對於債務問題,銀億股份稱將繼續督促股東通過引入戰略投資者、處置資產回籠資金、以資抵債等各種方式儘快償還佔用資金;同時盡最大努力積極籌措資金,在滿足日常生產運營所需資金的情況下,盡最大努力兌付債券本息。

而截至8月24日,銀億控股已償還佔用銀億股份資金1.4億元港幣(摺合人民幣1.23億元)及1.88億元人民幣,尚有資金占用餘額為19.36億元。為此,銀億控股擬以其全資子公司持有的寧波普利賽思電子100%股權抵償部分佔用款項4.24億元。

「在新業務的現金回款能力一般,而債務結構又朝着短期化方向發展的情況下,最終的結果是資金鏈斷裂。」中泰證券分析人士如此稱。

而9月16日晚再次有新消息傳來,銀億股份發佈公告稱,如升實業擬將其持有的山西凱能股權轉讓給銀億股份,用以抵償銀億控股及其關聯方對應的占款。而銀億股份與如升實業的實際控制人皆為熊續強。

以資抵債交易有被撤銷的風險在銀億股份業績下滑的同時,大股東銀億控股及其關聯方佔用非經營性資金也一直影響着其資金的流動性。

在銀億控股以資抵債關聯交易披露的第二天,8月26日,銀億股份就收到深交所下發的關注函。直到9月2日,銀億股份才發佈回復公告。

今年以來,銀億股份遭遇戴帽ST、業績虧損、債務違約、大股東被動減持並申請破產重整,直至如今包括實際控制人兼董事長熊續強在內的5位高管進行調查。

新京報記者 袁秀麗編輯 武新 校對 吳興發

第一筆逾期未償還債務是在2018年12月24日,應付回售款本金近3億元。而最近一筆逾期未償還債務是在2019年8月19日,應付回售款本金近4億元。

今日关键词:4000年前文字食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