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台海新闻网首页>>综合新闻>>正文

美国特朗-美国总统特朗普便一直在抱怨美元走强在损害美国的制造业

乔碧萝自称患抑郁

在周一與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舉行的一次會議上,特朗普表示,「我對以下事實表示抗議:相對於其他競爭國家的利率,美國聯邦基金利率定得太高了。實際上,美國的利率應該低於其他競爭國家。強勢美元損害了製造商和經濟增長!」

最近幾個月來,特朗普對歐洲一些增長前景非常差的國家實行的負利率表達了羡慕。他還對美元相對於其他貨幣的強勢表示遺憾。

特朗普為他的做法辯護,「短期來看,無論這對我們的國家是好是壞,必須這樣做,」他重申,「短期來看,這是好是壞,無關緊要。」

特朗普任命鮑威爾從2018年2月份開始擔任美聯儲主席,任期四年,但隨着美聯儲不斷地緩慢上調短期借貸成本,特朗普很快後悔了自己的選擇。美聯儲主席與總統會面並不罕見,但總統在公開場合一再譴責美聯儲卻是不同尋常的。

特朗普的言論表明,他希望美聯儲擴大針對國內經濟的貨幣政策,並納入國際競爭之中。另一個可能是表明他不知道關稅和其他貿易限制是當前美元匯率的更大問題。

截至9月4日的兩周內,對448家製造商進行了調查。此後,美元指數下跌了約0.7%。

一周前,特朗普在紐約經濟俱樂部的演講中,淡化了貿易戰對製造業部門造成的損害。

自上任以來,美國總統特朗普便一直在抱怨美元走強在損害美國的製造業,並要求美聯儲降低利率,但他忽視了(或者說視而不見)美國企業更大的擔憂:他的貿易政策。

根據美國全國製造商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Manufacturers)的最新季度調查,貿易不確定性是一系列挑戰中第二大擔憂的問題,超過63%的受訪者將其視為主要擔憂。

強勢美元排名第八,約有26%的企業提到美元走強。調查還顯示,70%的受訪者認為吸引和留住高素質員工是企業面臨的最大挑戰。

他回答觀眾的問題時說:「他們沒有受到傷害,關稅沒有對經濟產生什麼負面影響。」

今日关键词:CBA外援被罚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