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台海新闻网首页>>科技新闻>>正文

                              报告疾控-传染病上报系统应该注重新发传染病的监测和报告

                              导演佐佐部清去世

                              「除上述以外,還有一類新發傳染病發生於生態轉化地區,比如萊姆病。」牛俊奇稱,二戰後,美國施行森林再造計劃,導致蜱類繁殖增多,引起經蜱轉播的萊姆病暴發。今年年初,加拿大歌手賈斯汀·比伯在社交網站上發帖稱自己身患萊姆病。

                              「要有強大的傳染科和臨床微生物科體系,建立強大的基層醫院防控體系。」在張文宏看來,基層醫院防控體系除了有隔離病房外,還要有一支具備紮實感染性疾病防控知識的隊伍,強化一線醫院的疾病識別能力。

                              據《自然》此前公布的數據,新發傳染病中,人畜共患病佔60.3%,其中野生動物佔比為71.8%。引發人類疾病的SARS病毒、埃博拉病毒等都來自野生動物。

                              診療醫生是預防傳染病的「瞭望兵」。發現傳染病案例后,由診療醫生負責填寫傳染病報告卡,把信息錄入直報系統。但報告卡主要對已知的39種法定傳染病進行監測。

                              至於新發傳染病,因為「新」,所以確認時間長。相應地,填卡時存在不少難題,如新發傳染病屬於什麼病種?是什麼原因導致的?僅僅是發現疑似病例,有無填寫必要?還有醫生表示,新發傳染病流行初期,如果病人增多,醫生可能無暇顧及填寫上報信息。

                              新發傳染病呈發展態勢新發傳染病含多種類型。「包括由新發現的病原體引發的傳染病,比如SARS、艾滋病、新冠肺炎;在新地區或人群中出現的古老傳染病,比如西尼羅病毒引發的病毒性腦炎最初只在非洲有報道,後來流行範圍擴展到五大洲;原有病原體出現耐葯菌株,比如耐葯結核病等;已經得到控制的疾病再次流行,如布魯氏菌病,也叫再發傳染病。」牛俊奇告訴科技日報記者。

                              實習記者代小佩新冠肺炎,席捲全球的新發傳染病。

                              有專家建議,要高度重視不明原因傳染病及新發傳染病早期的大數據風險監測,充分發揮大數據在此類不明原因和新發不確定風險很高的傳染病防控應急管理中的監測預警作用。

                              在科學研究方面,牛俊奇建議做好三個方面工作。

                              「新發傳染病呈持續發展態勢,發生頻率也在增加。」牛俊奇表示,就地區而言,低緯度地區發生新發傳染病的風險更高。

                              在傳染病預警方面,2008年就開始運行國家傳染病自動預警系統,還建設了國家傳染病報告信息管理系統及其核心子系統國家傳染病網絡直報系統,並通過打通醫院HIS系統和直報系統,降低了診療醫生填寫傳染病報告卡的難度。

                              20世紀70年代以來,全球有40多種新發傳染病,其中30多種已出現在我國。

                              「很多因素可能引發新發傳染病,比如病毒的基因變異、人類易感性改變、氣候和天氣、人口和貿易往來的變化、抗生素廣泛使用和濫用、水壩和灌溉系統建設,以及公共衛生系統崩潰、生物恐怖事件(如2001年炭疽病襲擊)、貧困和戰爭等。」牛俊奇稱。

                              早期預警需賦能基層牛俊奇介紹,SARS疫情后,我國加強了新發傳染病防控工作,並提升了新發傳染病病原體早期識別、疫苗快速研發、疾病預警和診治能力。

                              北京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中國疾控中心首任主任李立明建議,傳染病上報系統應該注重新發傳染病的監測和報告。

                              「綜合來說,還是要找到病毒源頭,做好溯源工作。」牛俊奇強調,面對新發傳染病頻繁來襲,控制關口需要前移。

                              「雖然有些方面取得重要進步,但現在看來還遠遠不夠。」牛俊奇說。

                              什麼是新發傳染病?如何加強新發傳染病預警?

                              三是監測一般人群。對普通人群的監測就相當於找到被感染的人群並予以控制,現在的流行病史調查就屬於這一階段,但做起來比較困難。

                              此外,隨着診斷技術提升,越來越多過去被忽略的感染性疾病將被識別。

                              2月27日,鍾南山院士談及新冠肺炎疫情暴露的短板時表示:我們CDC(疾控中心)的地位太低了,只是一個技術部門,CDC的特殊地位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要一級一級上報。

                              近日,未來論壇推出《理解未來》系列科學講座,主題為「病毒與人類健康」。受邀進行講座的吉林大學第一醫院轉化醫學研究院副院長牛俊奇聚焦新發傳染病。

                              完善管理,做好監測研究在牛俊奇看來,實行獨立的疫情報告責任制很有必要。

                              「管理方面,疾控系統可以考慮採取垂直化管理。各級疾控中心交由國家統管,有利於及時有效應對突發情況,是可以考慮的舉措。」牛俊奇說。

                              二是監測溢出事件中的人類哨兵。動物病毒跑出原本的生態系統可以理解為溢出事件,與這類動物接觸比較多的特殊人群包括牧民、獵人、養殖戶、野生動物販賣者、皮毛加工工人等。「比如禽流感預警,可以對禽類養殖人群予以監測。」牛俊奇稱。

                              此外,還要提升基層醫療機構診斷新發傳染病的能力。上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上海市新冠肺炎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張文宏撰文稱,此次新冠肺炎的重要啟示是,各大醫院體系建設第一關是要有對常見病原體有很強診斷能力的科室。

                              一是做好目標動物研究。上個世紀,東北發生過大規模鼠疫,新中國成立后我國加強了鼠間鼠疫的監測,就基本上控制了人間鼠疫的流行。「今後可以考慮擴大監測範圍,把更多攜帶着有可能感染人類的病原體的天然宿主,如蝙蝠、穿山甲、旱獺、果子狸等納入目標動物進行監測、研究。」牛俊奇說。

                              今日关键词:伊朗议会议长确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