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台海新闻网首页 >>科技新闻>>正文

                                      记者盈利-从2016年左右共享充电宝的面世到2017年的运营

                                      北京冬奥会吉祥物

                                      和出行領域比,共享充電寶是當之無愧的「小個子」,但它的命運卻幸運一點。

                                      據艾媒諮詢《2019上半年中國共享充電寶行業研究報告》顯示,2019年中國共享充電寶用戶規模將增長到3.05億人。從2015年共享充電寶面世,到2016年投融資高潮,再到2017-2018年的大洗牌,經歷了近4年的發展,共享充電寶似乎活過來了。

                                      2017年,在資本和市場的共同加持之下,共享經濟領域的創業項目如雨後春筍般瘋長,這一年也被稱為「共享經濟元年」。

                                      與共享單車不一樣的是,共享充電寶的生產成本和設備折舊、運營成本以及人力維護成本都遠低於共享單車。

                                      共享充電寶為何能獨活?從2016年左右共享充電寶的面世到2017年的運營,共享充電寶的覆蓋範圍擴大,基礎設備的擴大,為用戶規模的拓展奠定了基礎。而平台的精細化運營正在見效,許多企業利用大數據實現了更優的場景布局、更多的用戶覆蓋、更高的用戶觸達率。

                                      「i黑馬」曾測算,每個充電寶機櫃實際利潤在680-1380元/月,2-4個月便可回本,年回報率達到300%。

                                      近日,街電、小電等多個品牌共享充電寶宣布上調價格,有的甚至上漲至每小時5元。是竭澤而漁?還是確為企業運營成本所需?用戶還會繼續買單嗎?

                                      「共享充電寶的盈利主要來自於租金,它要求高頻使用、高客單價才能快速回本。但隨着共享充電寶數量越來越多,單個充電寶使用頻次降低,維護成本與投放提升的同時,盈利沒有同比提升,問題就會凸顯。」樓瑩瑩說。他曾經是共享充電寶領域玩家「樂電」創始人。無論是單車,還是充電寶,在每個線下區域人流量大致固定的情況下,其投入產出的邊際效應是遞減的。

                                      在資本最為瘋狂的共享單車領域,短短兩年時間,摩拜成了騰訊陣營的一員、哈啰引入了螞蟻金服的戰略投資、ofo則聲稱跪着也要活下去。共享單車三大玩家的結局都令人唏噓。

                                      此外,因為優質的場景點位有限,而玩家越來越多,導致渠道和點位成本越來越高。此前有媒體報道稱商家也開始哄抬進場費,造成入駐成本飛漲數倍。

                                      如今用戶習慣已經養成了,單位收益也提高了,那麼共享充電寶是不是就已經高枕無憂了呢?其實並不然。

                                      根據艾媒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公共場所滲透率已經達到31.3%,部分城市共享充電寶的分佈和投入甚至可能接近飽和,單個產品的使用頻率開始降低。

                                      根據「利潤=營業額-渠道費用-人力維護及折舊」這樣一個公式來看,當渠道進場費用與人力維護、折舊費用上升,但是用戶充電消費頻次沒有提升的話,它的利潤就會降下來。

                                      在過去,共享充電寶點位不夠密集的時候,它難以引起消費者的注意,但是當它實現全面鋪開的時候,對消費者生活習慣的培育作用是巨大的,它通過海量的點位鋪開,成功引起了消費者的注意。

                                      對用戶來說,一旦有手機充電需求,都希望在周圍小範圍內能夠找到,這需要廠商在熱門點位與人流密集的地方增加鋪設密度。商場、地鐵站、咖啡廳等場所都是點位之爭的熱門地段,這些地段人流量密集,消費者停留時間長。

                                      不久之前,多家共享充電寶企業都宣布提價,記者隨機問了身邊幾位朋友,他們都表示在外手機沒電的時候,哪怕共享充電寶價格偏貴還是會選擇使用。

                                      有業內人士給記者算了一筆賬,一台單車的正常維護費用在6-7元/月,而單個充電寶的維護成本大致在1.5元/月;共享單車的損耗率高達20%,而共享充電寶的設備損耗率在千分之一左右。這個數據或許不一定非常準確,但總體上,共享充電寶設備損耗率即便翻個倍,也遠低於共享單車。

                                      共享經濟領域,如今共享充電寶一枝獨秀,但若無遠憂,必有近慮,優質的場景點位有限,而玩家越來越多,導致渠道和點位成本越來越高。當渠道進場費用與人力維護、折舊費用上升,而用戶充電消費頻次沒有提升,它的利潤就會降下來。未來這塊市場的不確定性還很大。

                                      模式簡單,能跑通自然就能盈利。誰距離近就用誰的用戶需求的不確定性風險始終存在

                                      「共享充電寶在技術大潮下往往會成為過時的資產,未來用戶需求的可持續性存在不確定性。」博彩網絡創始人胡小飛告訴記者。從趨勢看,無線充電、充電寶技術以及快充技術都會削弱共享充電寶的市場需求,從充電寶本身以及快充技術來看,電池品牌南孚已經拿出了10000mA大電池、有線無線兩用的充電寶,VIVO也將出120W超快閃充。

                                      在「共享元年」誕生的絕大多數共享項目近來都偃旗息鼓了,但共享充電寶卻依舊生命力頑強,從2017年底開始,共享充電寶的個別頭部企業宣布開始實現盈利。2018年5月,某頭部企業宣布已連續3個月實現規模化盈利,峰值訂單突破180萬元每天。

                                      共享家族成員賣身續命或斷臂求生個頭最小的共享充電寶為何能獨活下來

                                      「一方面,如今人們的碎片化場景越來越多,低電量焦慮較兩三年前有過之而無不及,電池技術的進步沒那麼快,充電依然是手機用戶剛需。」杭州知名文創投資人陳穎告訴記者。「另一方面,由於共享充電寶在餐廳、商場,地鐵站、火車站、KTV等場所不斷滲透,基本上已經覆蓋了用戶出行逛街、餐飲、娛樂休閑等諸多場景,覆蓋範圍的擴大,變相降低了用戶出門帶充電寶的需求,用戶租借充電寶的習慣被培育出來了。」

                                      總體來看,未來這塊市場的不確定性還很大。

                                      胡小飛表示:「遠距離無線充電、反向無線充電、WiFi充電技術未來都將逐步削弱充電寶的存在感,但技術進步需要時間,留給共享充電寶的時間窗口還有5-10年。」

                                      記者敖煜華出門累了掃碼借一輛單車,手機沒電了可以掃碼借充電寶,共享經濟已經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分,但市場只會優勝劣汰,不是所有項目都能笑到最後。

                                      對於用戶來說,不會對某一家共享充電寶品牌存在足夠的忠誠度,誰離得更近用誰的。因此,共享充電寶廠商下半場之爭本質上就是點位之爭,競爭廠商一多,商家就佔據更有利的議價權,會導致部分商家哄抬入場費與分成。

                                      今日关键词:国内油价或上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