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台海新闻网首页>>国际新闻>>正文

                                派出参加-护身军刀”是美澳两国之间规模最大的双边军事演习

                                张恒将发郑爽黑料

                                與美國參与的其他諸多演習一樣,「護身軍刀」聯合軍演通常會邀請第三國參与或觀摩。今年的軍演,加拿大、日本、新西蘭、英國也派出小分隊與澳軍聯合行動,印度、韓國等18個印太區域國家受邀觀摩。2015年,日本和新西蘭首次受邀參加了「護身軍刀-2015」聯合軍演。其中,日本陸上自衛隊西部方面普通科聯隊(簡稱「西普聯」)派出的40名隊員,編入美軍參与了登陸作戰和射擊等演習項目,新西蘭派出約500名士兵,編入澳軍參与演習。

                                「護身軍刀」是美澳兩國之間規模最大的雙邊軍事演習,旨在增強美澳兩軍的協同作戰能力。該軍演兩年一次,重點是規劃和實施中等強度的「高端」作戰,演習區域通常設在澳大利亞昆士蘭海岸北部和東部的專屬經濟區。今年是美澳第八次「護身軍刀」聯合軍演,參演兵力超過3.4萬人,澳大利亞陸軍中將比爾頓和美軍第25步兵師克拉克少將擔任演習指揮官。

                                隨着美國的印太戰略逐漸清晰,澳大利亞在其中的地位逐漸提高,美軍不斷在澳大利亞特別是其北部的達爾文港加大軍事部署,並提升美澳聯合軍演的規模。2017年6月,美國和澳大利亞在悉尼附近海域舉行史上最大規模的「護身軍刀-2017」聯合軍演,共有3.3萬名美澳軍人參加了演習。在新加坡舉行的「香格里拉對話會」上,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宣示了對美國的「忠心」,表示澳大利亞將繼續追隨美國的領導。

                                澳大利亞在格萊德角新建深水港供美國海軍陸戰隊使用,很大程度上迎合了6月1日美國國防部發佈的《印太戰略報告》。該報告提出,美國將在大洋洲地區加強存在,強化其軍事力量的機動能力,具有明確的針對性。此次參加「護身軍刀-2019」聯合軍演的澳大利亞和日本,顯然也都是美「印太戰略」的核心角色。

                                此次軍演的課目包括後勤保障、兩棲登陸、地面機動、城市作戰、空中作戰、海上作戰和特種作戰,時間從6月下旬一直持續到8月初,大規模實兵演習集中在7月11日至24日進行。據澳大利亞國防部透露,軍演的大部分課目將在肖爾沃特灣訓練區和昆士蘭州洛坎普頓城附近的森林舉行,另有一些包括空對地實彈打靶在內的課目將在位於新南威爾士州的埃文斯角空地武器靶場進行。

                                2017年9月20日至11月23日,澳大利亞海軍派出6艘軍艦、1200名士兵參加「印太奮鬥-2017」軍演,以顯示「堅定的決心」,這是澳大利亞海軍近30年來規模最大的軍事行動。2017年11月12日,澳大利亞與美國、印度、日本正式復活了沉寂10年之久的「四國安全對話」,強調將在印太地區維護「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2018 年11月16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巴布亞新幾內亞參加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時宣布,美澳兩國將在巴布亞新幾內亞的馬努斯島重新修葺之前廢用的洛布朗海軍基地。這是二戰後美國首次同澳大利亞在南太平洋地區建立聯合軍港。國際戰略界有觀點認為,巴布亞新幾內亞的軍事基地是美國針對與中國的戰略競爭而建立的。

                                美國為保持其在印太地區的掌控力,確保美國在該地區的前沿部署不再后移,開始將關注重心向印太轉移,希望利用美澳同盟擴大在印太地區的軍事存在和影響力,而澳大利亞無疑可以為這一戰略提供支撐和補充。澳大利亞國防部長雷諾茲在「護身軍刀-2019」軍演開幕式上致辭稱:「本次大規模軍演將展示美澳聯盟的軍力,以及兩國軍隊的親密友誼。」

                                有評論認為,澳大利亞近來向美示好的背後,不乏對美澳同盟走向的擔憂。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對美澳同盟關係產生了重要影響,其上任后的一系列「退群」行為,讓澳大利亞擔心特朗普治下的美國可能會減少對澳的安全承諾。美國將中國作為主要戰略競爭對手,則使得在經濟上依賴中國而在安全上依賴美國的澳大利亞,面臨著「選邊站」的兩難境地。

                                據美國《星條旗報》網站報道稱,7月7日,美澳「護身軍刀-2019」聯合軍演在澳大利亞布里斯班港的美國海軍「里根」號核動力航母上舉行了開幕儀式。

                                外軍透視 「護身軍刀」軍演難以成為澳大利亞的「護身符」

                                今年的「護身軍刀」聯合軍演,作為主力的澳大利亞陸軍精銳盡出。美國海軍第七艦隊也傾力參与,派出了「里根」號核動力航母、「錢瑟勒斯維爾」號導彈巡洋艦和「麥坎貝爾」號導彈驅逐艦等組成的編隊。日本海上自衛隊派出了一艘「日向」級直升機護衛艦「伊勢」號,以及一艘「大隅」級船塢運輸艦「國東」號赴澳參演。另外,日本陸上自衛隊去年剛成立的負責兩棲作戰和奪島任務的「水陸機動團」也參加演習,受到外界廣泛關注。

                                值得注意的是,在舉行「護身軍刀-2019」聯合軍演期間,澳大利亞政府可能會正式宣布在格萊德角北部海岸的深水港建造計劃。據澳大利亞廣播公司6月24日援引澳大利亞國防部的消息,新建的深水港設施位於澳大利亞北領地首府達爾文市約40公里處,該地之前曾規劃用於建設工業貨運深水港,如今改建計劃供美國海軍陸戰隊使用。

                                不難看出,當前澳大利亞升級「護身軍刀」聯合軍演規模,新建深水港供美軍使用,以及復活南太平洋馬努斯島的洛布朗海軍基地等種種行為,是對美國印太戰略的亦步亦趨,其背後折射出的是澳大利亞對自身安全的焦慮與不安。事實上,美澳同盟性質和利益訴求的變化更多取決於美國自身實力和意願的變化。如果美國在該地區的影響力和控制力快速衰退,其軍事存在不足以滿足澳大利亞的戰略需要,澳大利亞必然會改變目前主動創造條件以迎合美國的姿態,美澳同盟的性質也將隨之發生根本變化。從這一點上來說,「護身軍刀」聯合軍演無論如何花樣翻新,都難以改變澳大利亞的尷尬境地。

                                根據2011年美澳達成的軍事合作協議,美國將進一步增加在澳大利亞的駐軍人數,同時不斷提升美澳聯合軍演的規模。此前,美國海軍陸戰隊輪換部署的部隊獲準定期使用達爾文港。達爾文港是一個大型商業港口,雖然建有軍用碼頭等軍事設施,但容量有限,不利於大型軍艦停靠和軍事行動的隱蔽性。根據美澳軍事合作框架,如果在格萊德角的軍港建成后,可容納澳大利亞「堪培拉」級兩棲攻擊艦和美國海軍「黃蜂」級兩棲攻擊艦,此外,還可供2000多名美國海軍陸戰隊員及其裝備定期駐紮。由於該地周邊貨運活動不太繁忙,展開行動更為隱蔽。這不僅降低了美軍部署方面的脆弱性,還能夠強化美國在南太平洋的軍事存在和力量投射能力,改變該地區的力量態勢對比。

                                今日关键词:误杀票房破11亿